他先后与两位水火不容的姐妹女老总产生情愫,艳福不浅……

摘要: 幸福其实很简单,就是和恋人睡在自家床上,更妙者便是和她睡在她家床上,当然,如果她还能给你讲讲情话,那一切都完

10-12 10:24 首页 美女图片集


幸福其实很简单,就是和恋人睡在自家床上,更妙者便是和她睡在她家床上,当然,如果她还能给你讲讲情话,那一切都完美了。而痛苦,往往截然相反,比如,亲眼看见自己的梦中恋人和别人啪啪啪。


我今天就遇到如此痛苦不堪的一幕。

事情是这样的,我下了班和朋友约好吃饭,途中发现忘带会员卡,返回办公室拿,一切顺利。等我准备离开,忽然听见隔壁林可可的办公室有异样的响,那分明是一个女人的呻吟。

干嘛了?自娱自乐么?我脑子里幻想出来一幅无比美艳的画面,一颗心随即猛烈地跳动了起来。

我按捺住自己的激动,轻轻走近隔壁的办公室,天助我也啊,办公室门竟然没完全关闭。

我咽了咽口水,兴奋地悄悄朝里面看去。

只是一眼,我随即血脉喷张,我看见林可可坐在沙发上,的衣衫不整,双峰露着,我从门缝处看进去,很清楚。

我正欣赏着,突然眼前突然一花,看见一个赤背的男人,他走办公室的另一端走向林可可。

我傻了,我以为自娱自乐,尼玛,竟然有男主角。

而且,还是我们公司的副总丁白丁人渣。

我好难接受,好疼,心仿佛被狠狠的宰了几刀。真是万万没想到,我梦中的女神林可可,竟然是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。

我有点难以抑制,特想冲进去暴打丁白一顿,或者弄出点什么声音破坏他们以平衡我的心理。但是,我害怕因此丢掉饭碗,所以只能郁郁寡寡的退出去。或许是鬼使神差的吧,我竟然碰倒了一只白花瓶,那只白花瓶乒乓摔个粉碎,声音嘹亮。

我没跑,因为跑不掉,我站在原地看着丁白飞快从林可可的办公室跑出来。他全身上下只穿一条裤衩,神情很是慌乱,不过看见外面的人是我以后,他的慌乱瞬间变成了愤怒,目光如刀一样剐着我……

“陈熙你这么晚在办公室搞什么鬼?”丁白冲我大吼,在我开口前,他继续骂道,“你不用解释了,明天也不用上班了,你个狗东西。”

“不上班就不上班,凭什么骂人?”这家伙已经第三次骂我狗东西。第一次是我进公司没多久的时;第二次是在公司组织旅游的期间;今晚是第三次,事不过三,我不发飙我还算个男人?

丁白更怒火了:“骂你怎么着?你给我滚出公司。”

“有种你叫保安把我弄走,看保安来了出丑的是你还是我。”我也火了,既然已经被开,我还怕他个毛?

丁白气得脸色发紫,怦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。几分钟后,他穿戴好走出来,指着我狠狠道:“走着瞧。”说完,他匆匆的离开了!

我也准备离开,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:“谢谢你!”

我有些困惑,还有些郁闷,看了看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林可可,扭头而去。

饭没心情吃了,我孤独地走在大街上,在我最落寞失意的这个时刻,我仍然能收到一个熟识的陌生人发来的微信。这是我下载微信添加的第一位好友,然后我们聊上了,大多聊些不咸不淡的话,兴起了问问对方在想什么做什么。其实,我们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搞清楚。

头像?资料?乱七八糟,朋友圈?零。

熟识的陌生人:在干嘛呢?

我叹了口气,飞快按回复:今天是我的倒霉日,你说我在干嘛?

熟识的陌生人:倒霉是幸运的开始,恭喜你,你要走运了。

我:是吗?

熟识的陌生人:是的,凡事换个角度看,会有不一样的发现。

玩着手机走着,经过一条有点漆黑的小横街时,一辆黑色的保时捷突然高速的窜了出来,幸好我反应敏捷及时跳开了几步,否则此刻必定不是坐在地上,而是血肉模糊的躺着。

“你怎么样了,伤到没有?”一个女人慌乱的下了车,走到我跟前说。

我看着她,愣了,良久才摇了摇头。

我必须说,这个女人极其漂亮,身材高挑、五官精致、肤色白嫩,是我生平所见的女人之中出类拔萃的。而一般高挑型的女人都会比较骨感,她却高挑和丰满并存,看得出上天对她很是厚爱。

她有一头清爽的短发,身上穿着淡紫色的连衣裙,高贵、庄重。整个气质还隐隐有股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洁,这样的她,你绝对不会只想着跟她上床寻欢,而是想着要一辈子好好的呵护。就像有句话说的:月光恋爱着海洋,海洋恋爱着月光,永不分离。

“那就好。”她拍拍自己的胸脯,大舒了一口气。然后,她向我伸出了她洁白、手指细长的左手。她脸上挂着温柔甜美的笑容,这样的笑容荡漾在她那张绝色的脸孔上,是那么的动人心魄。

我拉到她的手了,很柔软、细腻,质感很好,令人留恋,不舍得放开,就那么拉了三四秒。最后是她自己抽走的,我感到很尴尬,她倒没什么,口吻仍然充满了关怀:“你要不要上医院检查一下?”

“不用了,谢谢!”我笑了下,很难想象今晚的我还能露出笑容,但我真的笑了。

“既然你说不用,那……我先走了!”她指着自己精致的腕表道,“赶时间。”

看我点头,她对我说了句再见,随即上了车,启动、离开。不过,驶出几米后她又停了下来,打开车窗对我说了一句话,她说:“我叫凌微。”

凌微!凌微!念叨着这个名字,我仿佛着了魔般愣在当场。此时,我全然不知那个熟识的陌生人和这个撞到我的美女是什么关系,更不知我们之间很快又有交集。

我在那条有点漆黑的小横街站了许久,始终注视着一个方向,直到我觉得自己很傻,我才拖着疲劳的身躯往家的方向走。

回到家,我立刻找衣服洗澡,然后灌了几瓶啤酒,再然后把自己放倒在床,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傍晚的六点多。

起床了,准备上厕所,忽然接到个电话,来电的是我的一个同学——林顶阳,他是我在这座城市里唯一一个熟人。现在,这个熟人要请我吃饭,原因是他升迁了!我刚被炒鱿鱼,还失恋,他则升迁。

几分钟后,我出门了,打车到林顶阳指定的地点,一个大排档和他汇合。

“哥们,你真把别人的宝贵时间当成垃圾了,每次都要等你半个小时。”我刚到,林顶阳就乐呵呵地拉我下座。这王八蛋总是一副乐呵呵的嘴脸,油嘴滑舌特别招女人爱,不过,他的缺点是胆小。

“大哥,你每次都不事先预约,神出鬼没来个电话,我住城东你偏要约城西,半个小时算快了!”我还想走路呢,失业了还坐出租车,太奢侈。

林顶阳给我倒出一杯啤酒:“少废话,罚一杯。”

和我干了一杯啤酒后,林顶阳随即冲大排档老板喊了声:“老板,上菜咧。”

没多久后,我们面前的桌子就摆上了好几个菜,我们边吃喝边瞎扯。得知我被判了职业死刑,林顶阳不停怂恿我到他们公司干,我没答应。要去当他手下,我宁愿撞墙死,当然这是个笑话,他的好意我就心领了。

一直聊到了晚上九点多,林顶阳说带我去找乐子,我答应了!可是,不得不承认,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,确实是找乐子,大大的乐子,一下把我乐进了派出所。

林顶阳带我去的是一个新酒吧,我们去到的时候已经十点多,里面人满为患,释数是穿着新潮的帅哥美女。由于林顶阳认识经理,经理勤快地给我们找位子,我们坐好后他还送来一打啤酒,以及几份小吃。

“干杯!”

林顶阳和我干完一杯,倒出第二杯刚举起,忽然他身后走过的一个人碰到了他端酒的手。随即的,那杯酒向着我的方向泼了过来,我反应快闪开了,结果我身后的一个卡座里响起了一个女性悦耳的尖叫声!

随后没多久,一个身材苗条的美女骂骂咧咧拨开卡座的装饰吊珠走了出来。偏偏,林顶阳这个罪魁祸首见势不妙第一时间开溜了,而空杯子,却莫名其妙的转到了我的手里。

“你干嘛泼我?”从卡座里出来的美女眼里冒着星火,质问道。

我连忙放下酒杯解释道:“不是我。”

“不是你还有谁?你竟然敢泼我。”她发飙了,立刻返回自己的卡座里端出一杯酒向我泼过来,我想闪开,我能闪开,问题是我身后的位子坐着一个女人,我闪开了最后受罪的必然是她,所以我没闪,结果被泼了一脸。

我好无辜,替林顶阳遭这份罪,糟完准备走人,却又被叫她住了:“你给我站住。”

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

↓↓↓↓↓


首页 - 美女图片集 的更多文章: